女大學生不顧家人反對嫁非洲小伙生2娃,沒想到對方竟是皇室后代,如今生活美滿

比肩魚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我的非洲丈夫對家庭負責,賺的錢全部上交,把我和孩子放在第一位,什麼都顧著我。嫁到外國,還不用處理復雜的婆媳關系,我還有什麼好奢求的呢?」

每當有人對白楊作為中國人遠嫁到非洲存有偏見時,白楊總會忍不住辯解。

在白楊看來,非洲丈夫 查爾斯滿足了她對婚姻的所有期許,非要說門當戶對,她反而是「高攀」了他的非洲丈夫。

丈夫查爾斯是非洲烏干達王室的后代,有龐大的家族企業,是真正意義上的名門望族,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匙。

而她出生在河南漯河的農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農民,養了一輩子豬,才勉強糊口一家人的生活。

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緣分注定,命運將兩個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人,緊緊地安排在了一起。

白楊不僅義無反顧地嫁給了查爾斯,還跟隨丈夫一起回到了非洲生活,為丈夫生兒育女,一家人其樂融融,讓人艷羨。

回憶起兩人相識的當初,白楊仍感嘆緣分的奇妙......

01

2008年,白楊終于如愿考進了夢想的大學——四川美術學院。

藝術專業因為太耗錢而被人稱為「人民幣焚燒爐」,所以等到白楊上了大學后,家里本就為數不多的積蓄基本已被耗盡。

再加上那幾年養豬的市場行情不好,家里一度赤貧。同宿舍的同學每個月生活費1500元,而她只有300元,連吃飽飯都是奢侈,更別說要買學畫畫所需要的畫筆、顏料。

為了維持大學的基本開銷,白楊就開始到處打聽哪里有適合大學生的兼職。

很快白楊打聽到了學校不遠處的一家拉面館招服務員,高峰期店里客人多,人手不夠,白楊只需要在飯點過去端盤子就行。

工資不多,每個月只有150元,但管吃兩頓飯。白楊一聽,就毫不猶豫地接下了這活兒。也是在這里,遇到了一生摯愛查爾斯。

餐館坐標在大學城附近,那里是重慶眾多大學的聚集地。拉面館生意火爆,用餐的客人多數是周邊大學的學生,其中不乏有膚色各異的留學生光顧。

白楊天性樂觀,對人熱情。

她爽朗的性格也讓她與不少來用餐的留學生建立了友誼,他們相互聊天,也會一起參加活動,白楊自身的外語能力也在潛移默化中得到了快速提高。

所以當查爾斯微笑著過來向白楊要電話時,白楊覺得多個朋友互相練習語言也很正常,沒多想就將號碼給了他。

當時的查爾斯正在重慶大學讀碩士前的語言班。此后,查爾斯經常有意無意地出現在白楊打工的餐館,有時白楊工作忙,顧不上搭理他,查爾斯就趁白楊拿著菜單過來給他點單時,抓緊機會閑聊兩句。

來得次數多了,兩人也熟絡成了好朋友,空閑時間經常會約著和其他外國朋友一起玩。

白楊不知道的是,查爾斯早已把白楊當作心上人,還下定決心娶她。

一次,白楊剛在餐館打完工,一出門正好看到查爾斯站在門口看著她。

白楊還沒來得及打招呼,查爾斯先開了口,「白楊,你過來下,我有重要的話跟你說。」

見查爾斯一本正經的樣子,白楊還不忘打趣道,「你今天咋回事,是中彩票啦,弄得這麼神秘兮兮的。」

兩人走到一個路口的拐角處,查爾斯才停下腳步。臉色變得有些嚴肅,緩緩開了口,「白楊,其實我見到你第一面時,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了。你外表美麗,還很勤勞能干,我很喜歡你,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嗎?」

白楊被他突如其來的表白嚇得愣住了,等反應過來后,她才有些尷尬地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你開什麼玩笑。」

說完便隨口找了個有事的借口離開了。

這次表白,白楊只當做是惡作劇。她從小就因為長相自卑,就連父母也曾當著親戚朋友的面,說她不好看。

她臉大,單眼皮,還有些胖。在當今以瘦和錐子臉為美的年代,她怎麼看也算不上美女。唯一算得上優點的只能說自己的皮膚還算白皙。

自此,白楊和查爾斯相互疏遠了一段時間。

白楊覺得查爾斯拿自己取樂,不夠尊重別人。

查爾斯這邊呢?

由于中國與外國文化的差異,國外表達對一個人的喜歡更為直接,而白楊并沒有答應自己的表白,他便覺得是白楊沒看上自己,為此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直到另外一位中國朋友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才給他出主意,「在我們中國啊,這樣突然對一個女孩表白,會嚇壞對方的,得慢慢來,才能培養出感情。」

這時的查爾斯才又重新建立了信心,決定為愛再努力一次。

02

被朋友點撥后的查爾斯知道了問題所在,也明白了中國的俗語「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深層含義。

感情的事,不能操之過急,不然會適得其反。

查爾斯來到白楊打工的餐館,重新見面的兩人,像往日一樣寒暄,仿佛上次表白的事從未發生過,兩人又回到了最初朋友模式的相處。

也是在朝夕相處的過程中,讓白楊看到了查爾斯身上真誠的質量。

一次,查爾斯約白楊出去吃飯,當時查爾斯身上就只剩下100塊,卻花了70元為白楊買德克士的全家桶。

事后,聽查爾斯的室友說,剩下的那段時間,查爾斯每天都是吃泡面度日。

真正讓感情從朋友升級成戀人,是因為白楊生病的經歷。

重慶的冬天濕且冷。一個冬天的早晨,白楊從昏昏沉沉中醒來,只覺得身體,臉都燙得厲害。

她強忍著不舒服起床洗漱,突然,一陣劇烈的腹痛傳來,痛得白楊直不起身子,額頭大顆汗珠往外冒。

室友們都忙著洗漱準備上早課,白楊也不愿意麻煩室友送她去醫院,便托室友幫忙和老師請下病假,一步步挪著步子去了校醫室。

醫生檢查后,對白楊說道,「你這是腸胃炎,需要輸水,先過去交費吧,一共300元。」

可白楊身上只有150元,還是在餐館打工接的工資。

無奈之下,白楊只好打電話求助父母,當時因為家里窮,父母脾氣也不太好。母親說了句,「這一天天的,就你事多。」便掛了電話。

獨在異鄉的白楊,聽完母親的話,委屈得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也是這時,她想起了查爾斯。

她打開通訊錄,撥通了查爾斯的電話,聲音哽咽,「查爾斯,我現在在校醫室,你能借我150元嗎,我交醫藥費。」

電話那頭的查爾斯語氣十分著急,讓白楊先等會兒,他馬上來。

幾分鐘后,查爾斯氣喘吁吁地趕來了。

他幫白楊交了費用,又跑前跑后向醫生詢問輸水的事項。

等細心妥當地安排好一切,便在白楊的身邊一直陪著她。中途擔心白楊餓肚子,又火急火燎地跑去買來一大推吃的。

整個過程白楊全都看在眼里,人在生病時,是最脆弱的。

獨在異鄉,一個人又孤立無援。而查爾斯就像是冬日里的陽光,為她帶來溫暖。

也是這次,白楊認定了查爾斯是個值得依靠的男人,兩人算是正式確立了戀愛關系。

03

確定關系后,白楊將與查爾斯戀愛的事情告訴了父母。

她以為,父母會反對。沒想到,父母覺得跟外國人在一起,能學習英語也挺好。何況戀愛又不等于結婚。

就這樣兩人從大一交往到大四。

2011年,兩人從學校畢業,選擇留在了重慶。白楊找到了一份文案策劃的工作,而查爾斯則在培訓機構當起了外教。

兩人的薪資收入都不算高,但回憶起那段日子,白楊仍覺得很溫暖。忙碌了一天工作后,回到小出租屋和查爾斯一起做飯,吐槽遇到的煩心事,分享生活中遇到的樂事兒。

相處幾年,彼此都已把對方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2013年,查爾斯向白楊求了婚。

那是在重慶一座高聳神圣的教堂,在神父和朋友的見證下,查爾斯單膝跪地,飽含深情,「白楊,我愛你,我要一輩子守護你,你愿意做我查爾斯的妻子嗎?」

白楊感動得眼眶的眼淚直打轉,哽咽地回答,「我愿意。」

她早已確定查爾斯是值得她白楊托付一生的人,她愿意跟隨他,和他結為夫妻。

可婚姻大事,畢竟牽扯到兩個家庭。她與查爾斯是跨國戀,何況中非在文化、習俗各方面差異甚大,她不確定父母會支持他們的婚姻。

2013年過年,白楊回到河南,把想要與查爾斯結婚的想法告訴了父母。父親一聽,臉瞬間一沉,指著白楊鼻子罵道,「中國這麼多男人夠你挑,還不夠嗎?非得找個黑人。你談戀愛我不管你,但結婚不行。」

白楊知道父親正在氣頭上,這時候無論她說什麼父親都是不會同意的。她便先從母親先入手,跟母親再三保證查爾斯一定會真心對她,好說歹說母親才同意了兩人的婚事。

見母親都同意了,父親也沒轍,扔下一句,「以后過得不好,可別回家哭。」便重重地摔門而去。

在白楊的堅持下,沒多久,她就和查爾斯領了結婚證。在河南簡單地舉行了婚禮,婚后兩人就暫時定居在重慶。

2014年7月,女兒艾斯特出生了。

女兒的出生給家里帶來了很多的歡樂,原本白楊的父母因為查爾斯是黑人對他頗有偏見,但外孫女出生后,看著黑人女婿任勞任怨的為小家伙換尿布,沖奶粉,也轉變了對他的態度。

04

查爾斯由于語言和國籍的問題,在重慶難以找到心儀的工作,他又不甘心一直當外教,便和白楊商量,想回烏干達發展。

2015年的冬天,一家三口坐上了重慶飛往烏干達的航班。

那時的白楊,對非洲的烏干達了解還不深,對非洲的印象還是貧窮原始的貧民窟,和一望無際干燥的沙漠。

等真正下了飛機,到了烏干達。白楊才知道,烏干達有「非洲明珠」的美譽。那里氣候適宜,氣溫常年在25度,水資源豐富,類似國內的云南,是很宜居的城市。

雖然仍然存在肉眼可見的貧富差距,貧民區大多住在由泥巴墻組成的村落,和低矮的茅草屋。但富人區也都是豪華的小洋樓,家里有多個傭人。

也在到了烏干達,白楊才對丈夫查爾斯的家族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之前她只知道查爾斯家中是世代從商,沒想到丈夫居然是烏干達皇室的后代,在當地是知名的豪門家族。

白楊的本科學歷在丈夫的大家族反倒成了墊底,公公婆婆都是大學老師,在當地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因為查爾斯在向家族介紹妻子白楊身份時,說家里開的是養豬場。

再加上白楊來自中國,在他們眼里,中國是很發達的國家,家境自然差不了,所以也就默認了兩家是門當戶對。

在當地有錢人家會有「一夫多妻」的傳統,但查爾斯家族由于受教育程度足夠高,認為那樣的傳統對女性不夠尊重,所以至今仍然奉行的是「一夫一妻」的制度。

回到烏干達后,查爾斯去了華為在非洲的分公司上班,而白楊找了一份銷售工作。

白楊吃不慣當地的食物,家中的保姆又不會做中餐,查爾斯便每天清晨按照妻子的飲食習慣,將早飯做好才會出門工作。

日常的家務查爾斯也會分擔,甚至會幫妻子清洗內衣內褲,在他身上,你看不到絲毫富家子弟嬌生慣養的傲氣。

因為有查爾斯的體貼照顧,白楊在異國他鄉從未有過半點委屈,夫妻倆把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

六年后,二女兒李奧米出生了。

查爾斯也是貼心地為妻子安排最好的醫院,月子期間還請了專人照顧。白楊的父母聽說小外孫女出生了,也想要到烏干達待一段時間,看看女兒和外孫女。

查爾斯得知岳父岳母要來,立馬為他們訂了機票。將家中的房子按照中國的習俗,重新裝扮了一番。

到了烏干達后,父母看白楊婚后生活過得如此幸福,之前的擔心也都沒了影子,更是在心里對這個黑人女婿多了一份佩服。

中國人都說「愛屋及烏」,查爾斯愛妻子白楊,因此也愛她的家人。

害怕岳父岳母到烏干達無聊,就特意找了一個院子供老人種菜,時不時地讓當地最好的中餐館做些可口的中餐送到老人這兒。

他在竭盡全力履行做女婿的責任,真心誠意地對岳父岳母好。

半年后,老人準備啟程回家,卻被白楊和查爾斯挽留了下來。

河南老家的冬天實在太冷,家里又沒供暖,身子弱的老人根本扛不住,再加上老人覺得烏干達確實是個宜居的好地方。

于是,兩位老人便決定留在了烏干達,沒事帶帶小孫女,在院子種種菜。

在去年,白楊的母親為自己找了一份「新事業」,通過短視訊平臺分享一家人的生活。她負責拍攝,白楊閑暇時間會幫忙剪輯。

通過他們的視訊,讓我們看到了中非一家人有愛的日常,也讓我們看到了中國之外烏干達的真實情況。

對于白楊來說,家人都在烏干達,這里已經成為了她第二個故鄉。等疫情結束,會每年帶著父母和孩子回國一趟看看。

無論是跨國戀情還是青梅竹馬,幸福的家庭都相同,不幸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

有人一開始和和睦睦,中途卻成了半路夫妻,留下的只剩遺憾。

而有人自始至終都從未放棄過對方,攜愛人之手定能相伴到老。

查爾斯對待白楊包容體貼,照顧妻子的口味,幫助妻子做家務,這些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不是誰都有毅力做得到。

而白楊拋下國內的一切,義無反顧的跟隨丈夫去到陌生的國外,也不是誰都能有這般勇氣。

無論是愛情,還是婚姻,說到底,無關種族、膚色。

還是得有愛,有愛和真誠方可戰勝一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