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六零後,是真正苦過的人

禾熙 2021/09/15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01、卷首語

歲月不饒人,當社會話題圍繞著零零後甚至一零後的時候,六零後仿佛已經成為被時代遺忘的一代人。

掐指一算,他們如今已有六十多歲了,皺紋已經爬滿臉頰,頭髮也已近花白。

六零後,出生在一個特殊的年代。在貧困人口眾多的情況下,他們仿佛是活著就已經花光了力氣的人,餓一頓飽一頓是常態,甚至當時多數人的願望就只是能溫飽。

六零後一代人,是真正見過風浪,苦過的人。

這種苦是身體與精神上共同經歷的,他們把勤勞、奮鬥刻進了骨子裡,任由時光飛逝,在不知不覺中就老了。

時代在迅速發展,再也不會出現吃不飽穿不暖的現象。但在六零後的記憶裡,曾經經歷過的苦,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仿佛時刻是在提醒著自己,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好生活。

02、六零後,兒時的生活很苦

現在的孩子,擁有多彩的童年,琳琅滿目的玩具,功能俱全的平板,劇情有趣的動畫片……

可是六零後的童年,鮮少是彩色的。

一大家子擠在簡陋的屋裡,沒有屬于自己房間。更別提玩具了,就是穿的衣服,也大多是大孩子穿不了了給小的孩子穿。

六零後一代人,小的時候很苦。

六零後的兒時生活真的很苦,吃了這頓,沒下頓。

很多小孩早早結束了學業,一方面是家裡面沒有足夠的錢支持他們念書。另一方面,當時勞動力就是生產力,家裡面多一個會幹活的,也能減輕些負擔。

時代背景決定了童年的模樣,六零後太苦了,從小就遭受生活的磨練,也早早懂事起來。

早起幫著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再去上學,放學歸來,丟下書包便開始幹活。

生活的苦,讓六零後兒時的心理成熟程度與其稚嫩的臉蛋完全不成正比。

生活的苦,是六零後童年時教會他們成長的第一課。

03、六零後,吃過勞作的苦

村上春樹在《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中寫道:「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靜靜沉積在心底。」

六零後,吃過勞作的苦,大部分人都是農民出身,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

若是碰上自然災害,莊稼被毀,一大家子的生存都會成問題,這種苦楚,是出生在新世紀的人們無法感同身受的。

在人口多的大家庭裡,不得不努力去勞作,扛起家裡的重擔。

那個年代,條件艱苦,多一個幹活就多一份未來的期望。老老小小,能出力的都得出力。為了收割,人們還得集體出工。

六零年代,沒有先進的科技,做什麼都是苦力活。

吃過的勞作之苦,是無法用文字來表達的。不勞作,便意味著吃不上飯。就是豐收了,所剩的都不夠家裡人一年吃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