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不跳,就抽根煙!」母親一鬆手,孩子縱身跳下10樓

比肩魚 2022/08/01 檢舉 我要評論

校園霸淩曾是不少孩子的噩夢,霸淩者為了展示自己的「強權」,以暴力或者語言攻擊等各種行為對被霸淩學生欺辱。受到霸淩的學生不僅會受到身體上的傷害,最關鍵的是心靈遭受了嚴重打擊,將產生不可磨滅的陰影。

正如雲南某高校曾發生的一起霸淩自盡案件,學生遭遇霸淩長達兩個月的時間,校方明知霸淩現象卻默許,僅僅給予警告處分。當被霸淩者從樓上一躍而下之時,他心中想的是什麼?——對霸淩者的仇恨嗎?亦或對學校不作為的失望?

事情還要從2019年4月28日開始說起,王某是昆明某學校內大一班級的學生幹部,這天晚上應老師要求去宿舍查崗,卻發現他們班級裡的學生張某不在宿舍內。王某在簽名冊上打了缺勤後,卻遭到了張某的報復。次日張某與同宿舍的餘某商議,將王某叫到宿舍內,對其進行了毆打和侮辱。

事後,王某告知了老師,並自行去醫院看病、購買藥物,這期間張某與餘某不僅沒有陪同,反倒對他進行語言上的侮辱和威脅。王某不堪其擾,害怕再次被張某等報復,因此多次向老師求助。老師安慰他一番後,告知了學院領導,張某與餘某最終被給予警告的處分。

然而,這件事並沒有結束。張某、余某懷恨在心,兩人在長達一個月的時間裡,經常辱駡王某,這使得他心理產生了巨大的壓力,精神瀕臨崩潰的邊緣。直到某次王某的母親偶爾看到他使用的藥物,似乎發現了端倪。王某不想叨擾母親,所以就以藉口騙過了她。

王某母親仍舊不放心,她直覺兒子的心理似乎出了問題,因此一直在開導孩子,但是並未有什麼結果。直到6月20日,王某母親突然發現孩子失聯,焦急萬分的她找到了學校,根據微信步數統計,計算出王某所在位置。當她看到兒子站在高樓上正欲往下跳時,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

在母親聲淚俱下的勸阻中,王某終于暫時打消了輕生的念頭,跟著母親離開了學校。中途他提出去吃燒烤,在吃飯的時候,母親多次想與他溝通,打開他的心結。王某並沒有向母親傾訴,只是反復強調,他不會再做傻事了。

吃完飯後,母子二人回到了家中,又在母親的臥室裡談了一夜。王某說,他感覺自己受到了不公的待遇。明明自己為學校辦事,幫助老師查寢,最後被同學報復,可是學校卻沒有為他伸張正義,這讓他感到非常委屈。母親于是提出,等到他恢復的差不多,去學校討要說法。

到清晨六點多,王某打了個哈欠,想直接睡在母親的房間。她抬眼看了看房間裡的落地窗,害怕兒子仍舊想要輕生,于是就讓他回自己的臥室裡睡覺,那裡的窗戶比較小,不太容易翻越。

王某剛回臥室,母親本想去做早飯,但是後來趴在房門上聽了一會兒,總感覺兒子並沒有入睡,房間裡似乎還有動靜。她十分擔憂,又開門進去,竟發現王某坐在窗臺邊抽煙。母親趕緊過去摟住他,害怕他就這樣從自己的眼前消失。

王某安慰母親道:「媽,我不跳,就抽根煙。」母親害怕壓迫他的精神,于是就鬆開了手。就在她準備離開房間之時,王某卻突然大喊道:「我不想再受侮辱了!」隨著一聲巨響,他從十層的高樓上跳了下去。

王某母親連忙下樓,當她在一輛汽車的車頂看到血肉模糊的兒子時,直接嚇暈了過去。保安聽到了動靜,連忙報警並撥打了120。王某被送到醫院後,在醫院治療數日,一直處于昏迷的狀態。這之後學校墊付了部分醫藥費,霸淩者卻遲遲沒有出現,他們不僅沒有道歉,也沒有進行賠償。王某的父母心力交瘁,為了照顧兒子,甚至辭掉了工作。

這出慘劇,始作俑者便是校園欺淩。雖然表面上看來,王某只是受到了一次肢體上的暴力對待,但是來自欺淩者的威脅和侮辱,其實對他來說才是最沉重的傷害。如果說,霸淩者的欺辱是直接導致案件發生的原因,那麼學校的不作為和消極怠工也是幕後推手。

《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三十九條: 學校對學生欺淩行為應當立即制止,通知實施欺淩和被欺淩未成年學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參與欺淩行為的認定和處理;對相關未成年學生及時給予心理輔導、教育和引導;對相關未成年學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給予必要的家庭教育指導。對實施欺淩的未成年學生,學校應當根據欺淩行為的性質和程度,依法加強管教。對嚴重的欺淩行為,學校不得隱瞞,應當及時向公安機關、教育行政部門報告,並配合相關部門依法處理。雖然在本案中,王某已經不屬于未成年人的范疇,但是他的身份是高校學生,仍舊受到學校管轄。學校也應當對學生的安全負責,並及時處理校園欺淩事件。

如何防范校園欺淩呢?學校、家長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在學校中,老師一旦看到欺淩苗頭,不應當坐視不理,或者區別對待;在家庭中,家長也不能忽視孩子,時刻需要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其實在受霸淩者初期遭遇欺淩時,通常都會向周圍的成年人發出求救信號。如果成年人忽略了這個信號,受霸淩者就會認為自己不受重視,或者求救無用。久而久之,他們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羊」。如果成年人置之不理,作為受到欺淩的人,一定要盡力保護自我,必要時報警求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