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男導游「愛上」82歲富婆遠赴新加坡,又把妻子孩子接來一同生活,結局真的大快人心

2006年,32歲的江蘇男子楊寅和79歲的新加坡富婆鐘慶春,在北京相遇了。此后,他兩變成了忘年交。殊不知,這只是楊寅的一場陰謀。2009年,35歲的楊寅去了新加坡,之后入住鐘慶春的豪宅,和82歲的鐘慶春開啟同居生活,不僅如此,他還將妻子和孩子帶了過去。2012年,楊寅又成為了鐘慶春的監護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本期最人物紀就帶大家走進楊寅的成長之路。

楊寅和鐘慶春

出生南京 定居杭州

1974年,楊寅出生于江蘇南京,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楊寅是家中唯一的孩子。身為獨生子,自然深受父母寵愛。在父母的關愛中,楊寅的性格也十分開朗活潑。

情景再現 非本人

大學聯考結束后,楊寅進入杭州的一所職業學校,進行導游知識的學習。在校期間,他遇上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此人就是 翁燕丹。沒多久,他們就墜入愛河了。

大學畢業后,楊寅定居杭州,進入一所導游機構。楊寅人機靈,性子活泛,很得上司倚重,所以他的收入還算可以。工作穩定后,楊寅有了一筆不小的積蓄,所以他和女友領了結婚證。

2003年,他們的幸福家庭添了一個乖巧的小姑娘。夫妻兩個的欣喜勁兒還未過去,一年后,又多了個小子。

楊寅一家四口

事業順心、妻子在側、兒女成雙,按理說,這樣溫馨而又美滿的生活,已經是很多人的極致追求了,但楊寅不滿意現狀。

他時常唉聲嘆氣,對妻子說道 :「我覺得咱們家的條件還是差了一些,要是我們可以一夜暴富就好了。」翁燕丹以為他在說笑,只回了他四個字 :「白日做夢」。

面對妻子的調侃,楊寅沒再解釋。他在等待機會,實現這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此時的楊寅不知道,這個機會真的被他等到了。

北京

2006年,楊寅接到一個電話,電話的內容是讓他去北京,為一個新加坡老太太做導游,對方特意提醒,老太太很有錢,讓楊寅小心伺候。

聽完這話的楊寅,立馬收拾好,和妻子孩子告別后,就坐上了去往北京的飛機。一路風塵仆仆,還未來得及休息,就見到了這位新加坡老太太,這位老太太就是鐘慶春。

鐘慶春,1927年出生于新加坡,學業結束后,成為當地一名物理治療師。工作之余,結識了丈夫。

鐘慶春和丈夫

鐘慶春的丈夫家境優渥,是家里的獨生子,長大后成為了醫生。一個醫生,一個物理治療師,最終的目的都是治療病人。所以,因為工作原因,他們有很多共同的話題。也因此,他倆的感情一直很好。

生活美滿,但鐘慶春有個遺憾,那就是他們沒有親生孩子。身為醫生,丈夫也知道這種事強求不得,時常寬慰她。日子久了,鐘慶春也就不再執著了。

情景再現

2005年,鐘慶春的丈夫去世,去世后為妻子留下了巨額財產。不僅有現金,還有各種字畫、古董,珠寶,折合現金有4000萬新加坡元。

除此之外,還有一棟市值2500多萬新加坡元的豪宅。總的來說,鐘慶春的丈夫為她留下13億新台幣的遺產。

面對巨額遺產,鐘慶春沒有欣喜感,只有孤獨感。丈夫去世,沒有兒女,唯一的親眷是外甥女,但外甥女有家庭,不能時時顧及她,所以鐘慶春時常坐在院落里,看著遠方流眼淚。

北京

鐘慶春有個朋友叫張碧貞,張碧貞看不過自己的老友這麼難過,就提議對方,一起去北京旅游,正好散散心。想到自己的處境,鐘慶春點頭同意了。

初次相遇 成為摯友

2006年,79歲的鐘慶春和32歲的楊寅在北京相遇了。

之后,楊寅就成了鐘慶春和張碧貞的專屬導游。初見鐘慶春,楊寅就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他知道那是金錢的味道。

楊寅工作多年,接觸的人來自天北海北,眼神早就練出來了。雖然眼前的老太太穿著樸實,但呈現出來的氣質卻是常人難及的,再加上之前的通話內容,他萬分確定,鐘慶春是條「大魚」。

左一鐘慶春 中間楊寅 右一張碧貞

面對這樣的大單,楊寅自然是拿出了最敬業的態度,最真誠的笑容。他帶著兩位老太太,在北京的各個景點轉悠,最幽深的小巷,最好吃的飯菜,有很多外地人不知道的地方,他都帶他們轉過。

通過幾天的接觸,楊寅知道了一個新消息,那就是鐘慶春沒有孩子。 得知這個消息后,楊寅突然心生一計,那就是以親情換金錢。

之后,他親昵得稱呼鐘慶春為 「奶奶」,然后笑著說道 :「奶奶沒有孩子,我就是奶奶的孩子,您以后盡管使喚我。」

對于渴望親情的鐘慶春而言,這樣的話正好戳中她的心事。所以,她越發喜歡楊寅,此時的她,不再將對方當成導游,而是當成了心靈的寄托!楊寅自然看出了鐘慶春的態度轉變,于是更加殷勤。

楊寅

在楊寅的刻意營造下,兩個人的感情也在一個月的時間里,急速升溫。等到鐘慶春回新加坡的時候,他們已經成為了忘年交,就連張碧貞也開始打趣鐘慶春,說她來了趟北京,多了一個孫子。

分別的那天,鐘慶春額外給了楊寅一筆豐厚的報酬,不僅如此,她還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并且邀請楊寅,有時間就來新加坡玩。楊寅也是淚流滿面,不過這究竟有幾分真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兩人分離 未斷聯系

就這樣,鐘慶春回了新加坡,楊寅回了杭州。雖然隔著遙遠的距離,但他們的電話卻沒斷過。不僅如此,鐘慶春還為楊寅寫信。

寫信

對此,楊寅也是以熱切的態度去回信。因為,此時的楊寅圖謀得更大了,他希望從這個老太太身上榨取更多的財富。

楊寅天天接電話,自然引起了妻子的注意,于是,她開始盤問丈夫,楊寅也沒隱瞞妻子,將事情的由來全部告訴了她。

誰知,翁燕丹不僅沒有責備他,反而夸獎他做得好,這讓楊寅更加得意。所以,在以后的通話中,妻子也會為楊寅出謀劃策。

新加坡

2009年,35歲楊寅去了新加坡。到機場的時候,他給鐘慶春打了電話,這讓鐘慶春欣喜異常。她連忙叫上家里的司機和自己去接人。

之后,鐘慶春來到機場,邀請楊寅去自己家里住。面對鐘慶春的邀請,楊寅假意推辭了幾番,最后,才一臉為難地接受了。

鐘慶春家的大門

橋車在路上疾馳,很快,就到了鐘慶春的家。接著,楊寅就被對方的豐厚家底震驚了。大門緩緩打開,一棟豪宅矗立在楊寅的眼前。修建綠植的園丁,門口恭迎的傭人。楊寅覺得自己好像在看電視劇一樣。

留在新加坡 霸產計劃

金錢勾起了楊寅的貪欲,此時他的心蠢蠢欲動。未來,在這座豪宅里,一場騙局即將上演。

之后,楊寅留在了這里,與此同時,他對鐘慶春哭訴,說自己出身貧困,父母也去世了,雖然導游有工資,但賺的錢還不夠買房,孑然一身,處境凄涼,都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

鐘慶春和楊寅

這讓鐘慶春十分同情,她不禁說出 :「以后你就是我的孫子,既然那邊沒親人了,就留在新加坡吧。」這正中楊寅下懷, 他的哭訴目的就是為了留在這里,然后霸占鐘慶春的家產。之后,鐘慶春幫楊寅申請當地的永久居住權。

眼看計謀要得逞,楊寅更是高興。此后,他經常對鐘慶春做一些親昵的動作,擁抱親吻。對此,鐘慶春也由開始的不適應到后來的習以為常,她覺得這是對方信任自己的表現。

于是,她將丈夫留的遺產數額說給楊寅聽,還將一些珍貴的古董拿給楊寅看。看到價值連城的古董,楊寅的眼神貪婪,這讓他越發堅定自己的霸產信念。

楊寅久久未歸,翁燕丹自然焦急萬分,所以打來電話詢問原因。楊寅將自己的謀劃說給妻子聽。聽完后,妻子翁燕丹問了一個問題 :「你的計劃不知何時完成,假如花個三年五載的,我們娘三怎麼辦?」

這把楊寅問住了,最后,他決定將妻子和孩子全部接過來。不過,他們的身份得轉變一下。

接來妻兒 開始行動

一天,楊寅當著鐘慶春的面,唉聲嘆氣,鐘慶春問其原因,他滿面愁容地說,自己有個朋友帶著兩個孩子來新加坡找丈夫,但是丈夫沒找到,錢已經花完了,現在不知何處落腳。然后,又說了這個朋友是如何可憐,曾經又幫助過他······

楊寅的妻子

這話讓鐘慶春動了惻隱之心,所以,她讓楊寅將人接過來,至于丈夫,以后慢慢找,總會找到的。這個朋友自然是楊寅的妻子 ,當天晚上,翁燕丹帶著孩子,住進了鐘慶春的豪宅

一個老人,一對夫妻,兩個孩子,生活在一個屋檐下。雖然不是一家人,但日子過得和睦。翁燕丹是個會來事的,常常哄得鐘慶春喜笑顏開。

兩個孩子也在父母的刻意指導下,一口一個 「太奶奶」,叫的起勁。 這座空蕩蕩的豪宅里,再次充滿了歡聲笑語,而鐘慶春的心也變得溫暖起來。

情景再現 非本人

對此,張碧貞卻覺得很奇怪,她多次提醒鐘慶春, 說她渴望親情也得有個度,外人終究是外人,千萬不要越過底線,小心最后得不償失。

但鐘慶春卻聽不進老友的話,因為她已經沉迷在楊寅精心編制的騙局里了。不僅如此,她還告誡好友,楊寅是個好孩子,讓她不要胡亂揣測。

而此時楊寅也開始行動了。他借著妻子打掩護,將鐘慶春的字畫,古董拿去倒賣。不僅如此,他還請求鐘慶春,為自己開個工作室,他不想整天游手好閑。

楊寅如此上進,鐘慶春自然很開心, 轉頭就給他開了一家舞蹈工作室,名字叫做「Young Music & Dance Studio」。不過,楊寅開工作室的目的,并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獲得永久居留權。

2011年12月,楊寅的永久居留申請通過。此時的他突然換了一副嘴臉,他不僅對著鐘慶春冷言冷語,還讓孩子和妻子不要和鐘慶春過多交流。

鐘慶春

鐘慶春剛剛體會到親情,就被對方無情的拿走,她自然是受不了。再加上年紀大了,神志有些不清晰,所以整個人的狀態很不好。

正是這個時候,楊寅又提出建議,他說: 「只要您申請持久授權書,授權我幫您處理財務問題,那我們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以后,我會對您更好的。」在楊寅的威逼利誘下,鐘慶春同意了。

2012年,在楊寅的一番運作下,他成為了鐘慶春的監護人。一年后,他為妻子申請到了長期探訪準證。

在此期間,鐘慶春的身體卻是每況欲下,尤其是意識,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糊涂,常常記不住事,這自然是楊寅的杰作,他買通女傭,將對方的藥換了。

楊寅換回來的假字畫

因為鐘慶春生病的緣故,楊寅的行為更加大膽,通過以假換真的法子,倒賣古董字畫,又偽造簽名索取鐘慶春的保險文件······種種惡劣行徑,共盜取對方約2300萬新台幣。

計劃夭折 進入監獄

此時的楊寅沉溺在計劃即將實現的美夢中,卻不知道,他的一只腳已經跨進監獄的大門。

2014年的一天,鐘慶春的外甥女莫翠玲來到家里。看到楊寅好像主人一樣坐在沙發上,而鐘慶春則在旁邊一臉漠然,看見莫翠玲,也是毫無反應。

鐘慶春和莫翠玲

莫翠玲的第一反應是,肯定發生了什麼,但是當著楊寅的面,她又不好問。所以,她借口思念鐘慶春,想讓對方回家居住一段時間。

這樣的理由,楊寅自然無法拒絕。所以,他只能看著莫翠玲帶著老太太離了家。回家后的莫翠玲開始詢問鐘慶春。鐘慶春因為生病,說話前言不搭后語,但在漫長的交流中,莫翠玲還是得知了一些事。

莫翠玲感到很憤怒,她的第一想法是借助法律,與此同時,她將楊寅一家人全部趕了出去。之后,警方開始調查此事。

站出來的女傭

因為警方的介入,很多人慌了神,所以他們全都站了出來。 被收買換藥的傭人,指認楊寅偷換字畫的司機,揭發楊寅冒用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理事身份的朋友。

此后,更是如同拔出蘿卜帶出泥。就連他的永久居留權也被質疑真實性,也因此,新加坡移民與關卡局也開始進行調查。

擺拍照片

2014年9月17日,楊寅被捕。此時的他依舊沒有認命,反而拿著擺拍的照片,在警察面前,打起了感情牌。不過,即使他再狡猾,也無法逃脫法律的制裁。隨著后期的調查深入,楊寅的罪責終于在3年后被定性。

楊寅被捕

2017年,楊寅被判入獄,刑期11年兩個月。隨著楊寅的入獄,這場新加坡霸產案落下了帷幕。至于鐘慶春,因為吃藥,狀態好了很多,對于楊寅的下場,她未置一詞。

如今,楊寅已經48歲了,因在獄中表現好,所以在今年的4月提前出獄了,6月時候,他被遣返回國,此后,他再也不能踏進新加坡的地界,因為他已經被驅逐。

8年的監獄生活,已經讓楊寅失去了一切,妻子和孩子已經回娘家了。原來的單位,也拒絕了楊寅的工作申請。所以,剛剛回國一個月的楊寅,還在考慮自己的生存問題。至于他的父母,已經在前幾年去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