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嬰出生被丟6次!5旬嫲心善帶回「靠撿破爛養大她」今養女「送雙層大別墅」回報:你養我小我養你老

 

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他們懷揣這大愛,用自己的善良去救助著每個人,就算有許多無知的人去嘲笑,他們仍堅持著自己的觀念,大愛無疆,這就是一個民族所應傳達的精神。一個人的善良總會帶來無盡奇蹟,那麼在我們身邊的這個故事又會有怎麼樣的經歷呢?又會有怎樣的情節呢?

1992年,49歲農婦胡杏珍早起打開門,突然聽到一聲微弱的啼哭,她定睛一看,頓時傻了眼,只見一個裹著繈褓的嬰兒躺在地上,啼哭聲就是從那裡發出來的。看著嬰兒凍得通紅的臉龐,胡杏珍心痛不已,她立刻抱起嬰兒,走進房間裡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嬰兒只是有些瘦弱,身體還是很健康的,而且是個女嬰。

女嬰只有幾個月大,正是吃奶的年紀,49歲的胡杏珍卻沒有能力給她餵奶,無奈之下,她只能熬了一些米糊喂女嬰吃下。吃完米糊後,女嬰果然消停多了,不一會兒便熟睡過去。看著懷中睡著的女嬰,胡杏珍又犯起嘀咕:「究竟是誰把孩子丟到這裡的?孩子的生父生母又是誰?」

帶著這些疑問,胡杏珍抱著女嬰去村裡四處打聽,沒想到還真給她打聽到了。原來這個可憐的寶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遺棄了,而是被遺棄了6次。她的親生父母重男輕女,出生不久就將她送人,然而收養她的人家,不久之後又後悔,便將其再度轉手。悲劇的是,此後的幾個月內,女嬰不斷地被拋棄和收養,加上生她的家庭和第一個收養她的家庭,輾轉經手了6戶人家,到胡杏珍這裡,已經是第7戶了。

聽到女嬰竟然有如此遭遇,胡杏珍淚目了,她當時就把心一橫:不能再把孩子送出去了,再苦再累也要把她養大。回到家後,胡杏珍把收養女嬰的想法告訴了丈夫,丈夫有些不樂意,因為這讓他想到了一段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

原來這並非兩人第一次收養孩子,許多年前,他們也收養過一名女嬰,可惜孩子長到兩歲半的時候,突然患病離世。胡杏珍當時痛不欲生,縱然隔了許多年,一想到夭折的女兒,還是滿滿的悲痛和遺憾。

胡杏珍的丈夫年過半百,在工地上做小工為生,他覺得以自家的條件,是養不好女兒的,再加上之前的「喪女經歷」,讓他對收養女嬰一事更加反對。但不管丈夫如何反對,胡杏珍卻依然堅持,她抱著孩子不撒手,嘴裡嘟囔著:「這麼小的孩子,經不起折騰了,那可是一條命啊。」最終,丈夫拗不過胡杏珍的堅持,終于同意收養女嬰,並給她取名王冬紅,被拋棄6次的女嬰,也終于有了一個穩定的家。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1996年的一天,胡杏珍的丈夫在工地上不慎摔傷,下半身直接癱瘓,由于傷勢過重,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半便撒手人寰。家中的頂樑柱突然倒下,遭受打擊的胡杏珍一下子被生活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極端困難的時候,她甚至想到過自盡,可在最後關頭,她還是想到了女兒:「孩子這麼小,我走了,她該怎麼活?」正是女兒王冬紅的存在,讓胡杏珍承受住了喪夫之痛,也讓她變成了一位更加堅強的母親。

沒有了丈夫打小工的收入來源,胡杏珍只能靠自己的雙手去掙錢養家。可她一個農村婦女,不會任何手藝,如何能掙到錢呢?無奈之下,胡杏珍一邊種菜賣菜,一邊拾荒,靠著這兩份微薄的收入,總算是把那個破碎的家給支撐了起來。母女倆過得十分清苦,好在王冬紅很懂事,知道母親養她不易,很小就知道主動分擔家務,這讓胡杏珍感受到了極大的安慰。

中考那年,王冬紅想著高中學費很貴,母親肯定出不起,便趁著暑假去鎮上飯店裡打工。結果到了開學時,打了兩個月工的她仍然沒有湊足學費,便決定再多打幾天工。就這樣,開學好幾天了,王冬紅仍然沒有去高中報到。直到有一天,國中班主任在那家飯店吃飯偶然遇到了她,問她為什麼還沒去上學,王冬紅才將自己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班主任聽完後,當即拍著胸脯告訴王冬紅:「上學要緊,學費的事,我幫你想辦法。」後來班主任為王冬紅聯繫了當地的公益組織,在他們的安排下,有3位好心人資助了王冬紅三年的高中學費。正是靠著這些好心人的幫助,王冬紅才得以完成高中學業。但高中畢業後,王冬紅沒有讀大學,而是早早地走上了社會,她要儘快掙錢,來回饋救了她一命,把她辛苦養大的母親。

看到女兒如此孝順懂事,胡杏珍非常高興,更讓她高興的是,王冬紅還找到了一個踏實可靠的丈夫,兩口子婚後在縣城做起了小生意,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王冬紅婚後生了一個女兒,當上外婆的胡杏珍笑得合不攏嘴,平時很少出門的她也開始經常往城裡跑。

看到年邁的母親這樣兩地奔波,王冬紅于心不忍,便讓母親乾脆住在城裡。可只住了幾天, 胡杏珍就住不下去了,她在農村生活慣了,喜歡到處串門,城裡讓她憋得慌。于是情況又跟之前反了過來,每天一大早,胡杏珍從縣城返回農村老家,下午再從老家回到縣城女兒的房子裡,雖然是住城裡了,兩地奔波的情況卻依然存在。

眼見母親始終離不開農村老家,王冬紅也沒轍了,但她又實在不放心母親仍然住在老家的舊房子裡,因為那棟房子已經年久失修,不但住著不舒服,還有一定的危險。思前想後,王冬紅最終做出了一個決定:在老家給母親蓋一套兩層別墅。

王冬紅把這個想法跟丈夫說了,向來對岳母十分感激的女婿一口答應。蓋新房前後花了30多萬,這些錢都是王冬紅和丈夫拿出來的。其實只給胡杏珍一個人住,並不需要這麼大的房子,但王冬紅卻始終記得母親以前看到別人家蓋樓房就很羨慕的神情,所以才決定要蓋就蓋好的。

房子落成後,附近十裡八鄉的村民們都跑過來圍觀,胡杏珍則樂呵呵地站在門口接待。大家一邊欣賞著嶄新的別墅,一邊伸出大拇指誇讚王冬紅,說她是個「孝順又能幹的女孩」。面對眾人的誇讚,王冬紅卻直言:「母親養我小,我養母親老,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如今王冬紅和丈夫女兒仍然住在縣城裡,年近八旬的胡杏珍則住在裝修一新的老家別墅中。但不管多忙,王冬紅每天都會抽時間去看望母親,她說如果自己哪天沒回家,母親就會嘮叨很久。雖然兩地奔波很累,王冬紅卻依然覺得很值,她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母親能夠健康長壽,好讓她有足夠的時間去報答母親的那份養育之恩。

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卻成為了彼此最親近的親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