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婦女40年「不睡覺」,專家監控48小時之后,終揭開了真相

在古代,當一些現象無法用當時的科學解釋時,大家便會臆想出一種超自然的事物來解釋,這也是古代很多奇幻故事的由來。

但你能相信在科學發達的現代,也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嗎?

2008年,河南的一個偏遠農村,出了一個「奇人」。

她在當地十分知名,為了表達 她的神奇,村民們給她起了很多聽起來有點離奇,又有點幽默的「雅號」——

「不眠人」、「機器俠」、「超人女」、「中國第一奇人」……

有人說她中了邪,有人說她曾碰到過「臟東西」,更有人說她的特異功能拜「外星人」所賜,越傳越玄乎。

這一切,只是因為她,從「不睡覺」。

她自己也聲稱,已經有40年沒有合過眼了,但身體機能沒有任何變化,反而越來越健康。

按道理來說,睡眠是人體進行修復的必需生理活動,如果長時間不睡覺,不僅會頭昏眼花免疫力下降,嚴重的更可能導致死亡。

這世上哪會有不睡覺的人呢 ?這不跟物理學中的「永動機」一樣是天方夜譚嗎?

那麼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 為什麼可以從不睡覺還能容光煥發呢?

她的故事傳到了央視,《走近科學》決定,用科學的方式,揭開她的秘密。

01、從不睡覺,是詛咒還是天賦?

當央視《走近科學》欄目組的工作人員扛著「長槍短炮」到達河南省中牟縣老張莊村的時候,村民們似乎并不好奇,因為已經有不止一家媒體采訪報道過李占英了。

在見到李占英本人的時候,記者們有點面面相覷,因為她看起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和其他所有人沒什麼兩樣,最多也就是相貌上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

雖然身上背負著各種離奇的「怪聞」,但在鄰居和丈夫眼中,李占英仍然是一個十分勤勞能干的女人。

知道央視記者來的目的, 就是為了解開她40年不入睡的謎題時,李占英和丈夫劉鎖勤都十分高興。

對李占英來說, 雖然對正常生活沒什麼影響,但「不睡覺」這件事已經傳到了四里八鄉甚至全國,這讓她在當地成了「另類」,平靜的生活也頻頻被打破。

對劉鎖勤來說, 妻子的不睡覺,就像一種「怪病」和夢魘他十分擔心妻子的身體狀況,害怕這會給她以后的健康埋下隱患。

最早知道李占英不睡覺時,劉鎖勤還建議她晚上吃安眠藥。

可不管多少安眠藥下肚,李占英半夜總是十分清醒。醒著太難受,她甚至常常半夜就拿起鋤頭去干農活了。

這時候,小小的村子里難免傳出風言風語,有人說李占英是「妖精轉世」,有人說她遭了報應,更有人說她碰到過「臟東西」……

在丈夫的堅持下,李占英曾去過很多醫院做過檢查,但醫生給出的結論都是身體健康,沒有任何毛病。

后來, 李占英接連懷孕,生下了三個健康的男孩,村民的指指點點才少了一些。

日子還是一天天過去, 劉鎖勤和村民們,也漸漸熟悉了李占英的「特殊技能」

而且這種「特殊技能」,慢慢還成了村子里口口相傳的優點。

因為李占英只要干起農活,精神頭特別好。

用鄰居的話說 ,自己家15畝地需要4個勞動力,可李占英家有20畝,在劉鎖勤外出打工的這些年,只需要李占英一個勞動力就夠了。

在村民們眼里, 能干的她一晚上能搞定三四千斤麥子,「忒神」。

整宿整宿不睡覺,不疲勞,干活還力大。

通過走訪,《走近科學》的記者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難道真有這麼神?

02、記者也熬不過,力大無窮一個頂倆

為了紀錄李占英最真實的狀態,記者們在征得夫婦倆同意后,開始用 隱藏攝像機和跟拍的方式,記錄李占英的真實生活。

在攝影機鏡頭的記錄下,李占英整個下午都在自家的地里干活,體力極好。

攝像師只是單扛著攝影機都累得不行,但李占英連著干了一下午農活,甚至都沒有停一下喝口水,更別說打盹休息了。

下午收工回家,李占英也沒有一絲疲態。

因為晚上沒有農活,李占英有和村民們「約牌」的習慣,每天晚上在路燈下聊天打牌是日常節目。

晚上九點多,鄉里鄉親都困了倦了,各自回家睡覺,只有李占英回家后沒有困意,斜倚在床上看著電視。

記者們還在實地跟拍見證,索性跟李占英聊起了天。

從李占英口中得知, 自己「不睡覺」的毛病從五六歲就開始了,至今已經四十多年了,但身體一直很好,也不知道什麼毛病。

熬了一會,記者也困了。

他們決定采取輪班制,只留一個人和攝影機負責拍攝,其余人休息。

墻壁上午夜鐘聲響起的時候,這個小小村莊已經完全被夜幕覆蓋,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只有李占英屋子里還亮著燈光。

她目光炯炯有神,盯著電視里無聊的節目,眼神里透出些許落寞。

就這樣,記者陪著李占英,熬了整整一夜。

凌晨5點,一夜沒睡的李占英麻溜起床,開始干活,準備早餐,一直到大白天。

忙里忙外的她精神頭依舊很好。

幾個換班的記者正值壯年,就這樣已經精力不濟,連打哈欠,可李占英依舊忙著照常農活,沒有一絲倦意。

不僅如此,一夜沒睡的李占英,力氣還是大得嚇人,幾大麻袋的東西,她手提肩扛拿起來就走。

記者不信邪,要跟李占英比一比。

在農家小院里,一根碗口粗的木頭,李占英一個人扛在肩上就走,可記者卻需要兩個人才能抬起。

記者當場目瞪口呆, 難不成李占英真的有「超能力」?

03、李占英:我沒有撒謊,這個結果,我不認可

在物理學上,「永動機」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而在醫學里,不睡覺就能活著的正常人,也不應該存在。

為了解開李占英身上的謎底,欄目組帶著夫婦倆,來到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全方位的身體檢查。

因為睡眠首先跟神經相關,所以記者帶著李占英先來到了神經內科。經過醫生的診斷,他給出的結論是,李占英的神經系統,沒有任何問題。

B超、血液……能做的都做了,全部正常。

那會不會跟身體的其他器官的異變有關系?隨后,李占英進行了全方位的身體檢查,除了有點腸胃炎外,李占英的身體狀況好得不能再好了。

但睡覺這個事,還跟心理有關,大多數失眠者都是因為心理疾病無法入眠,于是李占英又被帶到了心理門診。

經過大夫的診斷,李占英除了不睡覺,日常生活沒有任何問題。更重要的是,李占英不睡眠,對她的身體和精神來說,沒有任何痛苦。

所以專家確認,李占英并不存在任何心理方面的疾病。

身心都沒問題,難道真的是「超自然」的力量,賦予了李占英超人的能力嗎?亦或是李占英撒了謊?

聽到對自己的懷疑,李占英急了,她說這就是自己不愿意來醫院檢查的原因。

當科學解釋不了,李占英又沒撒謊時,這個調查似乎陷入了死胡同。

關鍵時刻,醫院專家建議給李占英做一次「多導睡眠圖」監測。因為人的睡眠是不以意志為轉移的,所以波形或許會告訴我們一些關于真相的蛛絲馬跡。

從晚10點開始,醫院專家對李占英進行了24小時的監測。

通過波形圖,醫生發現這24小時里,李占英是睡過覺的!只不過,她僅有100分鐘左右的淺中度睡眠。

李占英得知結果的那一刻,內心幾乎崩潰,因為自己明明沒有睡覺,為什麼監測圖會顯示自己睡過覺呢?

李占英對這個結論并不認可,她一再強調自己沒有撒謊,并表示醫院的檢測并不準確,她強烈要求重新檢查,「還自己清白」。

她堅持認為,自己就是40年從沒睡過覺。

04、真相,終于揭開了,她確實是位「奇人」

為了不冤枉李占英,也為了真正揭開李占英睡眠的謎題,記者決定前往北京,找最好的睡眠專家。

2008年9月,李占英夫婦來到了北京,《走近科學》欄目組為李占英聯系了朝陽醫院睡眠呼吸疾病診療中心的睡眠呼吸專家郭兮恒教授。

他是研究睡眠的權威專家,對李占英也十分感興趣。

在他的認知里, 不睡覺的人絕對不會存在,所以他認為再給李占英做一次多導睡眠圖十分必要。

而且這次,要在最好的病房,用最輕便的儀器,最大程度地不影響李占英的正常生理活動。

同時,病房中帶有監控攝像頭,醫生可以在攝像頭前觀察李占英的一舉一動。這樣和波形圖對照,就更能了解李占英睡眠的秘密。

這麼嚴密的檢測,欄目組距離真相似乎越來越近了。

病房中的李占英看起來有點無聊,第一次去到首都,沒有出去玩卻被關在病房里無所事事,這讓她十分不自在。

但為了解開自己睡眠的謎題, 她愿意再觀測48小時,這對她來說,或許也是一種解脫。

兩天后,通過觀察和對波形圖的整理,專家得到了最終結論:

李占英并不是不睡覺,而是她的睡眠質量高于常人,睡眠形式異于常人。

在這次的睡眠圖中,李占英進入睡眠的時間,加起來有驚人的16小時,這已經與普通人無異。

并且,她的睡眠狀況,比正常人要好很多,因為她的睡眠圖譜中,進入深睡眠的比率明顯比正常人高。

但她睡眠的時間卻很短,經常睡睡醒醒,最長的一次睡眠, 也沒有超過10分鐘,睡眠也從未連貫過。

專家舉了一個例子。

在監控中,李占英曾和老公短暫聊天,在這段聊天中,李占英雖然睜著眼睛,但目光呆滯,反應很慢,在電腦的監測圖上,這段時間則是藍色的睡眠狀態。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總覺得李占英「不睡覺」,但第二天精神卻很好的原因。

我們普通人的睡眠,午覺至少有半小時,晚上怎麼著也得6、7個小時才能睡醒,但李占英的睡眠質量和修復功能卻異于常人,她可以間斷地打十幾分鐘盹,甚至睜著眼睛,就能完成深度睡眠!

至此,「不眠人」李占英的謎題終于解開。

對李占英為什麼覺得自己沒睡過覺,專家解釋,這是一種心理暗示。

這種暗示來自于兩個方面:

首先,是我們正常人認知里的睡眠,概念太過狹窄,不一定晚上躺在床上蓋上被子一覺睡到大天亮才是睡眠。

任何間斷的,短時間的,不連貫的睡眠,都是睡眠的一種形式。雖然李占英沒有大段時間的睡眠,但她睡覺的總時長跟普通人無異。

其次,從根源上來說,專家解釋李占英的「不睡」,來自于她偶然出現的睡眠紊亂,尤其是時間段和結構的紊亂。

在長達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心理作用下,李占英逐漸熟悉了這種紊亂的睡眠,形成了她特有的習慣。

但她對睡眠的概念,還停留在普通人的認知里,對自己睡眠時間的判斷,也越來越模糊,這就導致她即便進行了間斷的睡眠也不自知,或者說她并不認為自己在「睡覺」。

困擾家庭40年的謎底終于揭開,李占英夫婦喜極而泣。

實際上,能習慣這種睡眠,已經證明了李占英超強的「睡眠天賦」,畢竟日常生活中,我們想要入睡都很難,她卻可以隨時睡眠充電,晚上卻不用花費大段時間睡覺。

「充電五分鐘,通話兩小時」,從這個方面來說,李占英已然是個「奇人」。

只不過 ,跟「永動機」一樣,知道李占英的故事,我們也可以確信,任何違背自然界基本規律的事,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這也告訴我們,遇到奇人怪事,先別著急動用「超自然」力量來解釋。

科學技術,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最有力武器,這也是曾經那檔《走近科學》,帶給皮哥最大的啟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