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守著30平米房,索要1500萬的廣州最牛釘子戶,如今怎樣了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一人拒絕400萬元的拆遷款,向公家索要800萬元未果,便拒絕拆遷,險些耽誤了廣州亞運會場地及交通樞紐的建設。

後來,當公家答應給她800萬時,她又獅子大開口,索要1500萬元她就是梁蓉(化名)——廣州「最強的釘子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一起來復盤一下。

廣州拿下了第十六屆亞運會的舉辦權。廣州對此極度重視,找了眾多設計師,歷時幾周,最終敲定了亞運會的舉辦場地和交通樞紐場地。這時,政府又將目光轉到了珠海涌沿岸的幾十戶破舊房屋。

到時候,若亞運會開幕,許多外國運動員和外國媒體都會到廣州來,若是看到這沿海附近的老破舊房子,實在是太丟臉了。

為了能盡快將這些房子進行拆遷,不耽誤亞運會的建設進程,政府開出了極好的條件:一是換一間80平方公尺的海景房,二是按照舊房子每平方公尺8000元的房價給拆遷戶進行補償。

這項拆遷政策一出,珠海涌沿岸的二十多戶「老破小」房主就立刻涌到了政府門口,積極地表示:自己愿意拆遷。

等到工作人員核對簽字信息時,卻發現數據對不上,經過再三查驗后,他們確定:真的有一戶人家沒有來簽字,戶主姓梁。

為了能讓梁蓉盡快搬遷,公家先后派了五批拆遷人員去找她洽談,最終都被她稀奇古怪、刁鉆的要求給「勸跑了」。

第一批工作人員。當他們上門時就受到了梁蓉的「冷眼相看」,在工作人員多次耐心溝通下,梁蓉才勉強松口,說出了自己不想拆遷的原因:這房子雖然小,卻承載了自己和爸爸媽媽多年相處的回憶。

聽到這里,工作人員都點點頭,表示理解。但是,當往后面繼續聽時,梁蓉無理取鬧,就連耐心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梁蓉說,自己不喜歡公家給出的80平海景房,房子三尖八角的,看起來就不吉利。要是政府能夠給自己換一個正正方方的、傳統點的房子。

工作人員立刻表示:會和上級溝通,一定給出一個滿意的答復。

次日,工作人員就帶著政府的「旨意」,上門好聲好氣地告訴梁蓉:「您想要的傳統房子,我們給您找了一套,咱們一起去看看?」梁蓉答應了。

可是到了那里,梁蓉又開始嫌棄房子的裝修風格,連「身體不好,住這兒不習慣」的借口都搬出來了。

工作人員無語了,他們這次給梁蓉找的海景房,可是位于海珠區的寶港大道,地理位置又好,周圍環境又好。那又怎麼樣?人家不滿意,不滿意就不搬遷,就得重新找房子。

最后,工作人員開車帶著梁蓉轉了一整天,要不就是嫌棄這個房子周圍太吵了,就是嫌棄這個房子的環境不好;不是嫌棄這個房子的風水不適合自己,就是嫌棄這個房子的構造不夠傳統方正。

生生把第一批工作人員給氣走了。

第二批工作人員。考慮到梁蓉上次提出的風水問題和房子方正問題,政府又在珠江區的海城花園給梁蓉找了一套房子。這可是珠江區有名的豪宅,地段極好,但房價極高,使得眾多想買的人望而卻步。

沒想到這次梁蓉看了房子后,又找了一個理由說:海城花園的對面就是醫院,醫院有太平間,太平間會影響自己的運勢。

工作人員無奈,只好請上級出面給梁蓉做思想工作。上級真的是好說歹說,從海城花園的房價,說到太平間的位置、醫院的布局,再到醫院和海城花園中間足足隔了一條街,不會影響運勢,幾番說辭都想讓梁蓉打消顧慮。奈何梁蓉就是不松口。

就這樣,梁蓉又氣走了第二批工作人員。

第三批工作人員。亞運會施工在即,公家下了命令了:必須在規定時間內「搞定」梁蓉。為了完成上級的指標,這次的工作人員可是下了狠功夫。這次找的地段可不是之前的海城花園能夠比的。

海城花園就是房價高了些,只要有錢,還是能買得起的。但這次的房子,若是沒有點關系啥的,即使腰纏萬貫的暴發戶也買不起,只因為它與荔灣區相鄰,又背靠金沙灣。

這就是位于海珠區的梅園。

奈何梁蓉還是不滿意,一會兒說梅園的房子采光不行,一會兒又說房子面對著河岸,濕氣太重,對自己的風濕病不好。

工作人員又開車,帶著梁蓉把整個海珠區的安置房都瞧了個遍。可梁蓉愣是沒有一處滿意的,什麼借口都有,什麼不喜歡高樓層,不喜歡沒電梯的,不喜歡影響自己運勢的,不喜歡裝修風格,不喜歡周圍的環境……又活生生把第三批工作人員氣走了。

第四批工作人員。政府看到這個「釘子戶」對哪兒哪兒的房子都能挑三揀四,最后開了個會,決定用折現的方式解決此事。

誰料,梁蓉不接受政府提出的200萬,表示自己只接受800萬。真是獅子大開口!政府肯給出200萬已經冒著極大的風險了。要是讓之前的拆遷戶知道,只怕又會來鬧。

但施工在即,梁蓉房子的存在影響了施工的進行。無奈之下,政府又開了一次會,決定以400萬解決此事。甚至還帶了專業的律師團隊上門給梁蓉做思想工作。

奈何這梁蓉跟四季豆一樣——油鹽不進。

第五批工作人員。後來政府給梁蓉下了最后通牒——兩天后,拆遷隊將強制拆遷。梁蓉不僅把政府給的文件當成個屁,還在拆遷隊來的那天,牢牢地坐在家門口,不準他們動自己的房子。

最終,把拆遷隊的也給氣走了。

梁蓉原以為這下政府準會答應自己的條件了,可沒想到等了好幾天都不見下一批人,卻等來了施工隊開工的消息。怎麼回事?不管我了?

原來政府在專業人士的幫助下,避開了梁蓉的房子,重新規劃了施工方案:直接從梁蓉家兩邊繞開施工。

好在最后沒有耽誤亞運會的施工。2010年11月12日,廣州亞運會正式開幕!

然而,十年過去之后,梁女士的「釘子戶」成為網紅房,很多人去打卡,這讓梁女士不堪其擾。本著為民原則,2020年,政府又同意給800萬拆遷款,但是梁蓉又拒絕了:表示物價不一樣了。現在得給1500萬,自己才會同意拆遷。雙方又沒有談攏。

如今雙方已經相持12年,梁蓉直到今天也沒有收到政府的補償,還因為來往車輛多,噪聲污染大,被迫搬離了。

真是貪心不足、蛇吞象,當周圍的鄰居拿著補償款住著海景房的時候,梁女士還在跟工作人員死磕,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拆遷」本是城市建設和改善居民居住條件的重要舉措,然而,有些貪心的人卻打錯了如意算盤,妄圖以「拆遷」發家致富,最終得不償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