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實錄,丈夫崩潰:一晚上掙七八千,怎麼可能只是服務員

song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可是有些人通過正途掙錢真的是太難了。也許是拼盡了全力還不如別人一天喝茶水,打蒼蠅,讀報紙掙得多,然而這是不公平嗎?也許有,可更多的還是人家把握了機會,在能學習的時候努力學習,才讓生活比一般人更容易。

相反有一些人生活真的很難,特別是貧賤夫妻,可這也絕不是走上輕賤自己的理由,這樣不僅對不起婚姻,更加對不起自己。

魏武和梅瀟蘭是來自農村的夫妻,之前都是依靠種地生活,可是因為收成不好,所以決定一起來城里打工,但倆人又都沒有學歷,只好做最底層的工作。

最開始倆人都在一個飯店工作,魏武在后廚幫忙,而

梅瀟蘭則是當了服務員,雖然每天都很辛苦,但是一方面夫妻離得近,另一方面魏武也想多學學燒菜的本事,自己未來也能當個廚師。

于是倆人租了一個小房子,每天忙忙活活的,也一直省吃儉用,就為了能攢錢買一套倆人自己的房子,能在這個城市里安一個窩。

然而工作了大半年后,梅瀟蘭聽說邊上的小姐妹要去大酒店去工作,收入也比現在高很多,于是就來問魏武的意思,魏武對此當然樂意,也沒有理由攔著不讓她。因此倆人來城里第一次分開工作。

可是

梅瀟蘭去大酒店當服務員工作沒多久,梅瀟蘭的工作時間就變到了晚上,梅瀟蘭解釋說

是酒店分為白班和晚班,而晚班除了工資還有一份夜班補助,而這也讓梅瀟蘭通常要到后半夜兩三點才能回家。這讓魏武和

梅瀟蘭的作息完全錯過。

除此之外,魏武發現妻子自從去大酒店當服務員后,整個人的感覺也發生了變化:「以前她的衣服都是幾十塊錢的,基本都是網購的,好點的去商場買個一二百元的,也能穿很久,化妝品基本也都是那幾種。可現在衣柜里有很多一看就價值不菲的衣服、高跟鞋,各類化妝品也逐漸擺滿了桌子。」

這些東西把

梅瀟蘭打扮的非常性感,甚至還有超短裙,不禁讓魏武詫異道:當服務員有必要這麼裝扮嗎?對此梅瀟蘭卻說:

「還當是在飯店呢?那可是大酒店,里面非富即貴,都是大老闆,所以即使是服務員也要求打扮精致才行,再說這些衣服和化妝品都是酒店報銷買的。」

魏武對此也不是很懂,所以梅瀟蘭說啥是啥,然而

梅瀟蘭除了下班晚外,最近一兩個月還經常喝得酩酊大醉回來:「每次看到妻子回來在衛生間一頓吐我就很心疼,穿那麼短的裙子還喝那麼多我也真的很擔心,可是妻子卻總說沒什麼,然而我怕她跟別人學壞。」

然而令魏武萬萬沒想到的是,梅瀟蘭最近竟然開始拒絕和魏武過[夫·妻·生·活],

梅瀟蘭的解釋是太累了,沒有那麼精力了,可魏武并不認為這是妻子拒絕自己的理由,但是這話沒說,只說為了讓妻子輕松點,要去酒店接梅瀟蘭下班, 卻立馬遭到了梅瀟蘭的拒絕:「那麼晚了你還來干嘛,你第二天不也得上班嗎?不要來!」語氣不容置疑。

可就在前天,梅瀟蘭又一次后半夜喝醉才回來的,有時候覺得挺香的化妝品味道,此刻全都被濃厚的酒精淹沒,魏武細心地給妻子脫去衣服,拿下來包,卻突然從里面掉出來一大把錢,魏武一數足有8千元:「可是妻子晚上出門的時候幾乎沒帶錢啊,那麼這錢到底是從哪來的?」

第二天一早,梅瀟蘭解釋說是在大酒店當服務員別人給的小費,可是魏武覺得小費也不可能這麼高啊,還要繼續說什麼卻被

梅瀟蘭一下子打斷:「給你錢你就拿著,我要累死了,別煩我!」魏武只好噤聲。

可是到了晚上,魏武請了病假,可實際上是悄悄跟著妻子去了那家大酒店,門口果然燈紅酒綠,各種男女都在里面出出進進,男的一般穿的都很體面,而女的穿的基本都和妻子梅瀟蘭差不多,性感而清涼。

看到

梅瀟蘭進去后,魏武依然還在外面張望,于是就給門口的保安遞了一根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了天,最后問道:「這里的服務員一晚上能掙七八千嗎?」保安也沒多尋思就跟魏武笑著說:

「服務員怎麼可能掙那麼多,就是陪酒的也不可能,除非是陪大老闆那個的才有可能。」保安兩手掌心緊貼,靠在側臉處,眼神曖昧的意思也非常明顯。

聽到保安這些話讓魏武非常難過,等到

梅瀟蘭回來后立馬質問妻子,而梅瀟蘭以為他看到了,于是只好坦白了一切,并且還狡辯說:「我這也都是為了咱麼這個家啊,否則怎麼能掙這麼多錢!」,可是魏武卻無法理解,倆人再需要錢也不能這樣啊,突然想明白什麼:「難道這就是你不和我過[夫·妻·生·活]的原因嗎?」于是提了失婚。

梅瀟蘭哭著解釋說是真的累了才不做,以后再也不去那里上班了,可是魏武始終都沒有同意,不想再跟這麼不干凈的女人過日子了。

很多人覺得這樣的事情很離奇,也離自己很遙遠,可事實上很可能就發生在我們身邊,我就有一個網友表示過:「丈夫不掙錢,只能自己想辦法去掙錢,一個女人能想什麼辦法呢?不也就是依靠姿色和身體。」話語透露著無奈,但聽起來又總覺得乖乖的。

錢確實是一個好東西,就像魏武和梅瀟蘭夫妻一樣,可以給他們好生活,有一個自己的家,甚至還能給自己的孩子好的教育,不至于像他們這樣只能做最底層的工作。

可工作從來都是只有社會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掙多就多花,掙少就少花,最重要的不是掙錢本身,而是圖一個「心安理得」。

正如魏武和

梅瀟蘭最初的工作,倆人雖然掙得不多,可是感情很好,生活雖然窮苦了點,可是對于未來充滿希望。然而如今呢,夫妻倆人同床異夢,聚少離多,甚至梅瀟蘭一個謊言加一個謊言欺騙丈夫,隱瞞自己在大酒店到底干什麼,這就已經讓婚姻染上了一層黯淡的灰,對感情也是百害而無一益,這和最初的想要「幸福」的理念不也背道而馳了嗎。

掙錢需要智慧,這和婚姻是一個道理,決不能通過自賤自己去掙錢,那樣的錢來得快,去得更快,并且帶走的東西也更多。

而作為女人,一定要如亦舒所說:

自愛,沉穩,然后愛人。不要覺得只要掙錢就是對婚姻有好處,時刻懂得自己的身份和職責,這才是永遠幸福的根本。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