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主婦月入30萬,卻只給丈夫400塊伙食費、還讓全家穿破洞內褲

在互聯網發達的當下,似乎遍地都是很輕鬆卻很有錢的「富人」,普通人再努力,也很難達到他們的千分之一。

在心理落差之下,難免會有人自暴自棄: 「算了吧,窮就窮吧,湊合著活吧。」

但窮人,就真的只能將就著過、不配追求夢想嗎?

事實並非如此。

在日本,就有4000萬的窮人,他們吃著過期的食品、蝸居在不到1坪的房間裡,卻依然有勇氣追夢。

上條嶽,34歲,剃著平頭,長相普通,一副尋常日本男人的模樣。

這個年紀的他,幹著領日薪的雜工,沒有穩定的工作,也沒有結婚成家。

單身的他,生活的環境自然比較隨意。

這間一居室,雖然採光很好,但卻因為堆滿了各種亂七八糟的雜物而顯得非常擁堵、逼仄,房間裡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不過可別小瞧了這滿地的「白色垃圾」,它們都是上條先生的寶貝。

原來,在10年前,上條先生受到朋友的邀請,去參加了一場嘉年華,看著朋友跳森巴舞時活力滿滿的樣子,深深感染到了他。

于是上條先生也成為了一名桑巴愛好者。

還加入到嘉年華的籌備工作中,任務就是負責制作和舞者一起登場的巨大「山車」。

所以屋子裡堆著的白色泡沫,都是他用來製作「山車」的材料。

比如他現在正在製作一隻「老鷹」。

老鷹的翅膀,則是用管子和厚紙板合併而成的。

最重要的是,這些材料都是上條先生撿來的!

他憑藉著「撿垃圾」獲得的材料,居然真的製作出了一隻老鷹,翅膀還可以通過人工操縱來活動。

而因為製作一個「山車」,至少需要花費上半年的時間。

所以上條先生將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製作上,無法去做一些穩定的工作,只能打低薪的零工,一個月收入只有55000日元。

長此以往,能不窮嗎?!

因為收入少,所以在開銷方面,上條先生也非常樸素,每個月的生活費控制在10000日元以內,其中飲食只能花7000日元。

于是,在物價極高的日本,上條先生過著「基本就吃不花錢的東西」的日子。

冰箱裡放著一年前的飯團,還是參加表演時統一發的。

沒東西吃的時候,上條先生就會拆一個用微波爐加熱,撒上鹽、倒上熱水、放上海苔片,做成泡飯。

因為是泡飯,還能提供更多飽腹感。

這樣的日子,上條先生似乎早就習慣了。

堅持一年,只為熬到嘉年華表演的那一天,都是值得的。

儘管人們只會看到華麗的山車,熱辣的舞者,看不到在老鷹肚子裡,擠在狹隘空間裡操縱著翅膀、模擬鷹叫聲的上條先生。

但他卻依舊滿足極了,因為這是他為之奮鬥、堅持的夢想。

像上條先生這樣,為了追夢而付出一切的窮人,在日本其實不計其數。

比如這位名叫金澤的小姐姐。

34歲的她,立志要成為一名職業衝浪選手。為此已經堅持了14年,每天練習衝浪,從沒有間斷過。

而為了這個夢想,金澤女士付出的代價,就是過著「無家可歸、以車為房」的日子。

34歲的她,為了節約租房的開銷,乾脆直接生活在1坪不到的車裡,而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了能攢夠參加衝浪比賽的費用,才想出的「下策」。

而這輛車,也是金澤女士的朋友免費送給她的。

儘管已經行駛了18年,但依舊是她唯一的「避風港」,所以金澤女士將其內部收拾得井井有條。

後備箱是客廳兼工作室,平日行駛時這裡也是收納金澤女士所有生活用品的空間。

衣服、毛毯、桶、照明設備,都整齊地堆在一起。

其中有一些囤積的髒衣服,金澤女士往往會定期1個月,找人借用洗衣機、烘乾機來清洗一次。

如果是貼身衣物,比如內衣褲之類的,金澤表示自己平時都穿泳衣,下水、上岸都如此,普通的內衣她也穿不上。

往前的駕駛座,則是臥室兼餐廳。

平日睡覺時,金澤會把座椅放平,躺上去,蓋個薄毯子就能休息。

就連吃飯也是坐在主駕駛座上用餐,這是因為在飲食上,金澤也一切從簡。

她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會去超市「進貨」,買一些快要臨期的打折商品,節約開支的同時,也不會吃得太差。

但不管怎麼樣,這個年紀的女生,沒幾個會像她這樣沒有穩定工作、收入,還擠在小破車上生活。

說到這,金澤女士表示,其實自己也會在意別人的目光。

但為了自己的夢想,她還是毅然決然地退掉了房子,搬到這輛小車上生活。

為了能吃得上飯,金澤女士每天都會在衝浪之後,去海邊撿一些貝殼。

然後回到車裡的後備箱(工作室),精心製作成項鍊、耳墜之類的小物件,以此來掙錢。

儘管這樣的日子很苦,但金澤女士表示,只要自己一想到天亮了又能去衝浪,就會期待滿滿。

在她看來: 窮、無家可歸、大齡單身,又怎麼了?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不過,除了像金澤女士、上條先生這樣,為了夢想願意犧牲、付出一切的人之外,在日本的窮人裡, 也有個別是「自找」的。

比如這位為了自己的夢想,折磨、連累全家人的荒上亞紀女士。

26歲的荒上亞紀,在顯示器製造公司做組裝,她的丈夫在包裝公司工作。

倆人每月工資加起來,一共有30萬日元左右。

按理說,這個收入水準在日本說不上高,也不算低,勉勉強強能維持三口之家的日常開銷。

但令人意外的是,就是這樣一個收入一般,還養著娃的家庭,大部分的開銷居然被妻子「獨吞」了!

以至于給到丈夫每個月的伙食費,只有2000日元(大概475台幣)!

除了不吃東西外,家裡的洗髮水也要經過稀釋後才能使用。

所有的襪子、內褲也都是有洞的。

丈夫想剪頭髮,也只能在家自己對著鏡子剪,因為他不敢問妻子要錢……

那麼問題來了, 丈夫成天不吃不喝,竭盡所能地節省家裡的生活支出,為啥還窮?到底是什麼能讓一個月入30萬日元的家庭,活得這麼淒慘?

原來啊,是因為妻子荒上亞紀有個特別燒錢的興趣愛好,那就是改裝車——

她花一百多萬買的車,可以花800萬日元去改裝!

看到這,估計大家會和小編一樣納悶: 這不就是個普通的麵包車嗎?

別急,荒上亞紀女士馬上給大夥展示她的錢都花哪兒了——

原本買來是白色的車子,花了40萬日元改了色;

為了可以自由改變視角高度,花60萬日元改造了空氣懸架,讓車子可以自由升降;

就連車門,都改成了可以縱向開門的Gull Wing鷗翼車門,花了30萬日元。

除了改造外部,亞紀把車內也大改特改!

儀錶盤改成了五個顯示幕,車門側面、空調下方也都安裝了液晶顯示幕,細數下來共有10個,花了15萬日元。

後備箱更是精彩,一打開就看到十英寸的顯示幕和揚聲器。

沒錯,前面十個顯示幕還不夠,眼睛看不到的座位後排也得擁有。

這一套設備加起來,花了300萬日元。

你要是問她,有這個錢買一輛更好的車不行嗎?

亞紀會告訴你:「我更想做出別人都無法模仿的車。」

而她這個夢想,自然就建立在了委屈全家人的基礎上。為了節約房租,亞紀帶著老公孩子借住在奶奶家,生活用品則定期去婆家取。

婆婆雖然無奈,但對這位「固執追夢」的媳婦,也早已放棄勸說。

不過,小編想說,大家都有追求自己夢想的權利,可若一味偏執,甚至要「禍及家人」,就多多少少有點私自的味道了。

其實,小編在看這些日本窮人的辛酸故事時,並沒有感受到他們因為窮而過得很淒慘。

大概是因為,這些人心中都有著自己的夢想與追求吧,以至于儘管日子艱難,但眼裡也始終有光,而這種心態,也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

不去抱怨生活的苦,不去期待生活的樂,而是懂得如何在苦中作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