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變性后嫁大32歲富商,只字不提「男兒身」,丈夫的遺物讓她崩潰

1983年,在湖南長沙一家商店門口,一個身材高挑留著長發的售貨員正拿著小包,神色匆匆從商店門走出。

雖然女售貨員長相靚麗,但她卻好似很自卑,走在路上都不肯抬頭。

她走了沒兩步,前路突然被一群吊兒郎當的男人擋住。

那些男人嘴里吹著口哨,污言穢語不斷從他們口里冒出: 「這麼漂亮的女人,居然是個男人變的!」

「變性手術是什麼樣的?我好奇得不行,要不你給我長長見識!」

這些人嘴里發出嬉笑聲,被圍堵的女售貨員臉頰都已經氣紅了,她深吸了口氣大聲說道:「麻煩讓一讓!」

可誰能料到她的話讓這些男人更加興奮了, 「真的是男的嗎?怎麼說話也像個姑娘啊?」

這個被圍堵的漂亮售貨員是誰?流氓男子口中的變性一說是真的嗎?

「愛穿裙子的小男孩」

1962年5月,在遼寧大連的一個部隊高干家庭中,一個健康的男嬰呱呱墜地。

他是家里的第七個小孩,有一個姐姐和五個哥哥,家里人將其取名為張克沙。后來張克沙又將自己改名為張克莎。

張克莎從小便不覺得自己是個男孩,他一直認為自己應該是一個香香軟軟的女孩兒。

幼時,雖然張克莎的父親是個將軍,但他們家生活還是比較樸素的。

年幼的孩子經常撿年長孩子的衣服穿。

張克莎的五個哥哥都不愿意穿姐姐留下來的衣服,只有張克莎一個人,樂于撿姐姐的漂亮裙子穿。

張克莎出生后,他的哥哥們總是喜歡帶著他四處瘋玩。

但張克莎對哥哥們的游戲并不感興趣,相比起來,他更喜歡和軍區大院里那些小女孩一起玩耍。

張克莎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只是出生的時候投錯了胎。

因為覺得自己是女孩,張克莎平時生活都和女孩看齊,他心靈手巧,會繡花織毛衣,而且張克莎還一直是蹲著上廁所。

或許是心里一直堅信自己是女孩,張克莎的荷爾蒙功能也受到了影響。

在上學期間,張克莎的性器官一直處于像小孩一樣,絲毫沒有發育的狀態。

讀書的時候,皮膚白嫩細膩的張克莎喜歡參加各種文藝活動,很多不熟悉他的人,都會把他認作是女孩。

張克莎一點也不在意別人把自己當做女孩,相反,他還會感到竊喜。

從中學起,張克莎便開始留長發,他還會攢錢買布料,自己給自己做漂亮的衣服。

因為張克莎的「異類」,班里的同學都對他很好奇,而且總是出言不遜。

張克莎把自己當做女孩,他從來不在下課的時候去男廁所,有時候甚至能一憋就憋一整天。

有一次張克莎趁著上課的時候去廁所,結果被幾個男生在廁所里圍攻了。

那些男孩嘲笑張克莎,說他不男不女,他們想要脫了張克莎的褲子,看看他的性別究竟是什麼。

張克莎奮力掙扎,可他身形瘦弱,根本打不過這些男的,張克莎的腦袋被男生打破了皮,最后還留下了疤痕。

老師知道這件事后,沒有安慰張克莎,相反,老師也勸張克莎去醫院里看看病,看他是不是有什麼精神問題。

張克莎在學校里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他身體上也開始出現了各種問題。

在學校期間,張克莎常常無緣無故暈倒,無奈,在高二升高三那年,張克莎選擇了輟學。

「意義重大的初戀」

為了能夠改善張克莎的「病癥」,1978年,張克莎的父親帶著他來到了醫院治療。

在醫院療養院里,張克莎遇見了自己的初戀,一個叫做蕭強的男孩。

張克莎并不覺得自己是得了什麼病,在療養院里,他常常郁郁寡歡。

蕭強將張克莎的不開心看在了眼里,他主動開始接近張克莎,安慰張克莎。

兩人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張克莎面對這個朋友時,選擇了毫無保留。

得知張克莎的苦惱后,蕭強并沒有像別人一樣,想要將張克莎變成男孩。

蕭強安慰張克莎,「做女孩很好啊,只要開心,總會有機會能夠成為女孩子的。」

在張克莎之前的人生里,并沒有人對他說過這番話,他當即便淚流滿面了。

蕭強還告訴張克莎,其實在國外有能夠讓男人變成女人的手術,只要他愿意,總能等到做手術的那天。

正值青春年少的兩人關系變得曖昧了起來,張克莎覺得蕭強就是照亮自己的光。

然而沒過多久,蕭強就選擇了參軍入伍。

在臨行前,蕭強送了張克莎一支口紅,蕭強還向張克莎承諾,等他光榮退伍后,他愿意讓張克莎成為自己的老婆。

蕭強走后,他成為了支撐張克莎活下去的動力。

然而蕭強卻在中越自衛反擊戰丟掉了自己的性命,張克莎等到的,只有蕭強的死訊。

張克莎很悲痛,但他也決定為自己的愛人做些什麼,思考再三,張克莎毅然決然選擇了當兵,他想要站在沙場上為其報仇。

張克莎的父母也很贊同自己兒子的選擇,他們認為,部隊可以讓張克莎磨練出男子氣概。

張克莎入伍以后,他不能適應和一群男戰友同吃同住的生活。

張克莎依舊獨來獨往,很快大家就發現了張克莎的異樣。

為了能夠給張克莎治病,醫生偷偷給他注射了雄性激素。

雄性激素的起效很快,沒過多久,張克莎就發現自己開始長胡子了。

張克莎沒辦法接受自己變得男性化,他決定和命運作斗爭。

既然部隊醫生給自己注射雄性激素,那他就偷偷給自己注射雌性激素。

而且張克莎還開始留長發,涂口紅,在部隊里以女性裝扮出現。

張克莎的特立獨行讓他被迫提前退伍,結果在辦理退伍手續的時候,工作人員無法接受入伍時還是個男的,退伍卻成了個姑娘。

張克莎自己也不愿意承認自己的男性身份,他堅持自己是女性。

就這樣,張克莎的退伍手續一直沒辦下來,也沒有落戶,分配不到工作,甚至連吃飯的糧票都拿不到。

「中國大陸第一個變性人」

1982年,張克莎來到了廣州東莞的一家玩具工廠里打工。

人生地不熟,張克莎直接將自己打扮成了一個女孩,在工廠里成為了一個女工。

張克莎長相靚麗,打扮時髦,混在女工里,周圍的人沒一個猜出她是個男孩。

廠里有不少年輕的男孩開始追求張克莎,甚至連玩具廠老板,來自香港的肖老板也是其中一員。

肖老板比張克莎大了32歲,妻子早逝,已經單身多年了。

張克莎自然拒絕了肖老板的求愛,在他看來,兩人的年齡是不可跨越的鴻溝。

雖然在廠子里的生活很快樂,但張克莎內心依舊被性別認知所困擾。

同年冬天,張克莎在雜志上看見了一篇論文,講的是性身份識別障礙。

當時寫這篇論文的作者是北京醫大三附屬的阮芳斌醫生,在讀完了論文后,張克莎鼓起勇氣給阮芳斌醫生寫了一封信。

接到了回信后,阮芳斌醫生告訴張克莎,變性手術的確能夠改變張克莎的性別。

得到回復的張克莎很心動,他甚至立馬想讓自己躺在手術台上做變性手術。

張克莎向父母請示了這個問題,雖然父母無法理解張克莎,但他們很寵愛自己的孩子,最終還是同意張克莎去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

1983年1月10日,張克莎走進了北醫三院整形科的手術室。

經過了十個小時的手術,中國大陸第一例變性手術成功。

因為當時這個手術還處于保密階段,張克莎的手術并沒有被新聞廣泛報道。

半個月后,張克莎徹底成為了一個美麗的女孩,他也將自己原名張克沙改成了張克莎。

同年年底,張克莎在相關部門的安排下,來到了長沙的一個商場做售貨員。

張克莎變性當時應該是保密的,但有嘴不嚴的人員還是將這個事情透露了出去。

張克莎每天上班的時候,總有烏泱泱的人群在柜台外對他評頭論足,連下班的路上都有人跟蹤。

這種生活讓張克莎感到提心吊膽,幸好,一個男人的出現拯救了他。

張克莎和陳平是在聚會上認識的,陳平對張克莎一見鐘情,并展開了追求。

張克莎察覺到了陳平的心意,第一時間就告訴了對方自己是個變性人。

然而陳平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兩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可雖然陳平不介意,但陳平的父母卻不支持自己的兒子和一個變性人在一起。

陳父陳母認為變性人沒法生育后代,這是萬萬不行的。

陳平的父母說不動陳平,便選擇來到柜台找張克莎的麻煩,一對小情侶就這樣被父母拆散。

「自傳女人夢」

分手之后,陳平還不斷來尋找張克莎。

為了斷絕陳平的念想,也為了能讓自己走出這段感情,張克莎從長沙又來到了東莞。

玩具廠肖老板對張克莎的熱情不減,肖老板表示自己依舊愿意迎娶張克莎,兩人很快便結婚。

1987年,在婚后肖老板帶著張克莎來到了香港生活。

肖老板對張克莎寵愛至極,簡直要把他當做自己的女兒一樣對待。

然而張克莎卻不想過這種在家做嬌妻的生活,他還是想要靠自己的雙手掙錢。

張克莎先是來到了香港的一家服裝公司當模特,后來又成為了保險推銷員,他靠著自己的雙手,掙到了越來越多的錢。

就在張克莎的生活越來越好時,一個老鄉的出現打破了平靜。

張克莎在香港一直以女人的身份自居,也沒有人知道他曾經做過變性手術。

老鄉看見張克莎如今的生活越來越好,還找到了愛人,十分嫉妒。

這個老鄉便起了歪心思,開始用張克莎變性的事情來威脅張克莎。

老鄉的胃口越來越大,他幾乎耗光了張克莎的所有積蓄。

被逼無奈,張克莎在1995年選擇逃離了香港,獨自來到台灣生活。

張克莎剛來台灣時,日子過得很不好,為了生存他還去做過舞女。

這時候張克莎的丈夫已經開始患病,張克莎為了給丈夫治病,節衣縮食,將省下來的錢全部寄給了丈夫。

后來張克莎又參加了台灣選美比賽,并成功挺進了半決賽。

張克莎名氣打響后,他又在台灣開了一家飯店,生意很紅火。

2002年2月,張克莎的丈夫肖老板病重,張克莎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就買機票趕了回來。

然而他還是沒能趕上肖老板的最后一面。

張克莎一直沒有告訴過丈夫自己變性人的身份,他原本打算在肖老板臨終前將真相告訴對方的,可惜未能成功。

在張克莎為肖老板收拾遺物時,他意外在丈夫的遺物中發現了一份報紙,上面有一條不起眼的新聞,報道著張克莎的變性經歷。

原來肖老板一直都知道張克莎變性的經歷,但他從來沒有嫌棄過,還一直在呵護著他。

同年,張克莎的母親也因病去世。

2003年,悲傷的張克莎選擇轉賣了自己在台灣的飯店,之后定居在長沙,陪伴在家人左右。

張克莎做了變性手術后,他的人生一直都是在躲躲藏藏。

回到長沙后,張克莎決定不再隱瞞自己的變性人生活,他想要光明正大做一個女人。

因為變性人的身份,張克莎經歷過很多不公的待遇,也承受了很多惡意。

然而張克莎并沒有怨天尤人,他曾說過, 「我的命很好,家庭條件很好,父母兄姐也十分疼愛我,我還遇見了愛自己的丈夫。」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很苦,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張克莎在回到長沙后,他將自己這一生寫成了一本自傳,叫做《女人夢》。

張克莎想要公布自己的秘密,讓更多人了解到張克莎的故事,也能讓大眾增加對變性人的包容與理解。

如今的張克莎已經到了耳順之年,他雖然已經淡出了公眾的視線,但他依舊在努力生活著。

希望未來張克莎不平凡的人生能夠一路順遂。


用戶評論